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鬼故事 笑脸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鬼故事

有时候,电视里放一些国外的艺术家表演各种各样的技艺,实在是叹为观止,记得有一个胖艺术家在肚子上画了一张人脸,然后就用腹肌和手来抖动肚皮作出各式令人喷饭的表情来,十分的有趣。

但如果这张人脸不是你画上去的,而是自己长出来的,恐怕就没人觉得有趣了吧。

今天是周六,平时一睡到中午的我,早上莫名地睡不着觉,于是就起来刷牙洗脸,顺手把电视打开。是本市的早间新闻,新闻嘛,天天都有领导的重要讲话,市里的电视台就放市领导的讲话,省里的就放省领导的讲话,中央台嘛就放通常被论坛屏蔽掉名字的领导的讲话。

等洗漱完毕出来,拿起遥控器开始换台,换了十几个台居然都是广告和疑似广告的短片。正觉得无聊准备出去吃早饭的时候,手机开始震动起来。

我拿起来一看,是一个同学打来的。奇怪,他今天不是说陪女朋友出去玩的吗?还打电话找我干什么。

我疑惑地接起电话,里面传来急促的男音:“喂,喂,是老张吗,你现在身上有多少钱啊?”

“我说,你周末大清早的,打话我就是来要钱的啊,是不是中午挑了个特别贵的地方啊?”

“不是的,今天出来的人多,我女友穿高跟鞋过马路的时候不小心崴着脚了,我正在医院呢,医生说是韧带撕裂,要住几天医院,我身上的钱不够交押金啊。”

“那你还差多少啊?”

“还差一千呢,医院真是黑,要我两千住院押金!”

“那好,你在哪家医院啊,把地址告诉我,我现金没那么多,一会去取钱给你送过去。”

“好,太谢谢了,我在人民医院住院部三楼这里,来了你打电话给我,我出去接你啊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说完,我挂了电话,拿着银行卡就出门取钱,然后拦了辆的士往人民医院赶去。

到了医院,刚刚下车就看到一辆紧急救护车呼啸着开进了医院,下来一帮白大褂把一个中年男子抬进了医院。接着,几辆黑色德国大众也开了进来,下来一批穿西服打领带的人也进去了。我隐隐觉得那个被抬进去的人身上有股阴气,不过生病之人身上阴气重到也不足为奇,没有多想,赶紧打电话让同学出来接我。

跟着同学去把押金交完后,一起去病房看望一下他受伤的女朋友。

偏偏那么巧,我们一起聊了一会天之后,那股熟悉的阴气往这里来了,我转身看了看门外,那个中年男子被护士推进了对门的病房,后面跟着一个医生和一帮西装男。

我注意听了一下,听见他们在恳求医生,说:“医生你一定要尽全力啊,有什么好药就用,市里还有很多工作等着潘书记主持呢。”

医生似乎很不耐烦,说:“书记的病十分怪异,我从来没有见过,我会让人随时监测病情的,下午我们就开个会研究一下领导的病情。”

“就别等下午了,现在就开嘛,书记都这样了,等不得啊。”

一帮人的喧哗随着医生的远去而远去,只留下的几个护士在病房里守护。两个年轻的护士出来的时候,听见她们在议论。

“这种怪病还真的从来没见过呢。”

“是啊,我在学校里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,好邪啊。”

“唉,你说会不会是惹上那种东西了。”

“呸,呸,快别乱说,怪吓人的,本来医院就给人感觉不好。”

“如果不是,你哪见过有人肚皮上长人脸的哇。”

“别说了,一会中午还要吃饭呢。”

肚皮上长人脸?我忽然想起那人身上异于常人的阴气。现在细细想一下,常人生病的只是由于阳气下降,所以衬托得阴气比较强,但这个人似乎是阳气被阴气吞噬了一般,而且阴气中还带着怨气,看来很有可能碰到厉害东西了。

正想着,突然对面的病房门打开了,一个西装男冲出来,大声喊到:“医生!医生快来!书记又发作了!”

不一会一帮人跑了过来,进到对面的病房,房间里一瞬间塞满了人,我借口出去上卫生间,离开了同学,悄悄地的进了对面病房。

只见那中年男子发福的肚子露在外面,上面真的长出来一张模糊的人脸,而且眼睛鼻子耳朵嘴七孔俱全,此时七孔正在往外流着血。医生正在取出输液瓶,换上血袋,而护士在擦拭着肚皮上留出来的鲜血,并用医用棉花堵住人脸的七孔。

这样摆弄了一番,血渐渐地不流了,七孔上结了红色的痂。此时,人脸发生了一些微小的变化,那张嘴咧得更大了,看上去仿佛在笑。

有问题!我悄悄地从口袋里的符上撕下一小块来,然后把符纸片捏成一小团,用手指弹到了那张微笑的嘴里,那张嘴忽然又喷出了一大口鲜血。果然是有些脏东西在作祟,得找个时间来收了它,不任其妄为。

我告别同学,回去准备行头,晚上来收了这东西。

晚上的医院是有些阴森森的。啊!好象是我来的太晚了,都零点过了。唉,没办法,晚上有一个同学结婚,我是酒醒了才来的。

悄悄地摸到领导的病房,唉?为什么总是要悄悄的,现在做个好事真是费事。轻轻推开房门,进到病房中,还好没人,于是开启辟魔伞,罩住那张人脸,这时旁边仪器上显示的心跳突然加快。

糟了,搞不好会危及生命,我又赶紧把伞收了。

这可怎么弄呢,这脏东西看来已经和这个领导的身体合而为一了,硬收的话估计领导也没命了。

“嘿嘿,好多钱呐”忽然房间里响起了一个尖锐笑声。

“这么多钱给我点,你有什么事我可以让这家伙帮你办哦。”

“汝乃何方妖孽,在此祸害苍生。”

“嘿嘿,什么叫祸害,这家伙升迁捞钱可是全我,不过最近这小子心眼坏了,不肯再给我上贡了,所以让他吃吃苦头。”

“你赶紧给我从他身体里出来,否则我收了你。”

“嘿嘿,刚才你不就想这么干吗?怎么不接着干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嘿嘿,想要我留这小子一条命也不难,把你的钱给我,我就走。”

“钱?我哪有钱?”

“嘿嘿,你背后的包里就有。”

我打开背包,拿出里面符纸。

“就是那些钱!”那肚皮上的人脸突然异常兴奋起来。

“这些符纸可以当钱用吗?”

“嘿嘿,你这些特制的符纸比一般烧给下面的黄纸冥钱值钱的多咧!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的符纸是特制的?”

“嘿嘿,今天下午你不是还喂了我一点。”

“那怎么给你?”

“塞到我的嘴巴里面来,嘿嘿。”

我就把那一沓符纸塞进人脸的嘴里,那张嘴把符纸吞了下去,然后人脸渐渐消失。

突然,领导的嘴突然张开一团妖气喷涌而出,接着是一声怪叫:“嘿嘿,有钱了,有钱了,牛头马面也要听我的话了。”

“你这铜臭怪,岂能再容你去害别人”我立马撑开辟魔伞,一面念咒一面将手中的伞柄旋转起来。

飞出身体的妖气全部被吸附到伞内,我把伞一收,拿出桃木剑刺进伞内,念了一句:“急急如律令,斩。”

还在伞内挣扎的铜臭怪化作一阵臭气散开了。

铜臭怪乃是集结了众多贪念极重之人死后留下的散魄而成,专门喜好食用各种黄白之物,只不过没想到有人居然愿意让这种妖物附体结合来捞钱,看来这个领导的贪欲尤胜于铜臭怪。

果然,第二天的新闻报道了领导住院这件事,但是过程变成了领导过于操心倒在工作岗位上,经医院抢救终恢复健。

不过,没多久就听说该领导被双规了。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孟婆 下一篇:流莺之痛